我大概从离校前两周就开始静坐了,到现在差不多两个半月。一开始觉得静坐很是神奇,但抱定放松和基本姿势的正确,至于有什么感觉都尽量不管它。

  开始坐的时候,每次精神都还不错。估计是跟我那时还没工作有关,每天睡眠足够,昏沉比较少,坐完后总有神清气爽的感觉。工作后,因为长时间对着电脑,比较耗费心神,总觉得睡不够。我定的是早晚各半小时,晚课经常觉得困倦想睡觉,但最少坐足十五分钟就睡了。早课起来也有些困,但比起晚上好点,通常至少半小时,我六点就起来,以免影响上班。总结下来,昏沉的多,清醒的少。我反思了下,要不就跟饮食有关,要不真是睡眠不足,姿势什么的已经尽量按要求。如要按佛法来说,也可以说是业障比较深重。但我还是坚持,因为抱定不要把它当做气功来练,只是当做澄心的精神修养。这种现象,直到昨晚结束了。

  周五下班回来,照旧自己炒菜吃,当然是素食,我已经吃了十几天了。肉食不安全,吃了静坐又易昏沉,平时精神也不好。吃完后,上上网,照旧十点开始静坐。这一次,跟之前的完全不一样。很快就进入安静的状态,没怎么听到窗外的声音,也可能是我集中在重心处。那种感觉很是舒服,仿佛只有细微的呼吸存在,整个人空的。接着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小腹开始轻微震动,连带会阴也开始震动,当然是轻微的。我是右手放左手上,拇指相柱,感觉像是合在一起,分都分不开,而且也有震动热感。有一种无法细说的感觉,就像有东西从小腹开始走动,接近会阴,然后不断使它收缩一样。这时,我呼吸加快,而且是深呼吸。我控制不了,自发的,但我的意识是清醒的。有一股大力似乎要从腰间过,但似乎冲不上去。我以前得过肾病,左肾偶尔会酸,查西医说是轻微肾积水,在大力冲时,已经开始酸了,右边好点。精神状态从入静后也很奇妙,似乎是一下子耳力增强数倍,灵台清净了,后来也一直保持。加快呼吸,大力冲击,接着可能真冲不上去,转为全身震动,很大的震动,我实在控制不住,太奇怪。慢慢的,震动变弱,我是金刚坐,左脚在下,先是不酥麻了,接着是右脚也开始有知觉了。中间双脚都是麻的,有呼吸一次,整个人毛细孔都一起呼吸的感觉,也有下盘成空的感觉,还有整个人放大的感觉,我说的是实话。

  这时候,我睁开眼停止静坐。说真的,从来没这种感觉。眼力和耳力增强数倍,当然是指那一刻,清醒无比,不会头晕,毫无睡意。一看时间,已经接近十一点了。时间过得很快。我起来翻看买的两本《因是子静坐法》,里面也提到了震动,应是正常现象。

  晚上睡时,精神一直都很好,处于半睡半清醒状态。左腰明显温热,全身上下只要意念一到,好像都有热感,不知是怎么回事?这种温热感持续到我真正睡着为止。我在公司午休时,因为开着空调,偶尔也会有手臂温热感,而且是有沿着路线的。我怕弄错,没去引导它,只是放任它自己走。

  早上起来,六点多开始入座。现象简略说明,有呼吸加速感,有小腹到尾椎缩进感,有后背一紧的感觉,大力冲击感,还有后背温热感,但自我感觉可能没冲过去。还是有突然意识增强数倍的感觉,周围的感觉完全不一样。起来一看时间,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了。精神充沛,还是觉得眼力增强了。现在坐着打字,双脚某些地方有热感在走。不过不能顾着感觉,就算没有感觉也正常,防止自己乱想是最重要的。

  以上说的,有点像神话,但句句属实。我自己也觉得奇怪。